虚荣和浮华就是生活在上海的代价

早晨6点50,火车很准时的到达了上海火车站。我又要开始了在上海的生活。于是我思考着到底什么是生活在上海的代价?如果说虚荣和浮华是生活在上海的代价,那么什么又是生活在济南的代价?其他地方呢?广州?深圳?北京?苏州?杭州?青岛?

过去的10多天里,有些日子是我希望的,有些是我不希望的,有些地方是我喜欢的,有些是我不喜欢的,有些人是我愿意交往的,有些人是不愿意的。其实“常将此家当我家”的家,和我的“家”,和我梦想的、追求的,不完全相同,真是一点都不一样……

我22岁来到上海,在过去的几年里,我对上海的向往变成了许知远一样的偏见,直至鄙夷。甚至,我发现在周围寻找值得我尊重的同龄人都相当艰难。无数孤独的灵魂每天穿行于拥挤的街道(或者出租车上),这里没有单纯精神交流的空间,只有嘈杂的哨声和静默的数据流量。

然而,这里给了许多年轻人全中国任何城市无法给予的机会和跳板,以及生活方式的选择权。我可以每个星期只出门2次,因为我可以用电话和网络满足所有的生活需要——只要我在家里的工作足够用来支付账单。

济南的汽车站遭遇,打车遭遇,丢手机事件,妇产科的经历等等,让我同样开始了对它的偏见。因为我还没有更多的时间去体会“北京的风沙、灰蒙蒙”和“广州火车站附近‘罪恶、动荡、阴谋的冒险精神’”,所以,我只能对自己呆过的城市有偏见,我只能再次尝试仍未尝试的生活,眼下只有先回上海,因为下一站的起点就是这里。

我不是说更喜欢上海,我只是说我喜欢这里的便捷、机会和安全感。当然这一切,都有代价,代价就是虚荣、浮华、对金钱的热衷、崇洋、安全感。